皇都生活网皇都生活网

石宇奇跨过林丹继续前进 国羽需要这种传承和超越

2019-03-23 15:19:34 皇都生活网

诸多长老都点点头,一元宗虽然对于很多争端都是保持着不管不顾的态度。“唰!”长枪,两米一,落叶,卷动着地面,飞梭着半空,三尺之长高的练功台上,猿猴魔将飞梭着他手中的那杆战枪,在外观的几位手下大佬们的注视之下,凌空反倒,腾空的身躯,跃出地面两米多高,“呼呼!”瞬间是踢出两记漂亮连环魔腿。魔气暴露之中,轰鸣着劲风之中的空气。原本基础就不错的天域峰,经过阵法的加持,刹那间变成了修行的圣地。

直到两支马队交错穿过野草丛,向后折返而去之时,先前的那道身影才再次浮现而出,凝立当地,一动不动,似乎在聆听着什么动静。这道眼神同旁人的不一样,因为它是枣栗色的,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可又一时又没有想起来,杨立懊恼地又想闭上自己的双眸。心想自己在死之前都这么不能得到安静吗?

  习近平飞抵罗马,欧洲之行这样启幕

  当地时间3月21日下午,习近平的专机抵达意大利首都罗马,开始欧洲之行。这是习近平2019年首次出访。三个多月前,2018年他的最后一次出访也是在欧洲收官。中国最高领导人为何瞩目于欧洲,此行将释放哪些信号?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时政新闻眼》为您全程关注。

  习主席专机抵达罗马

△21日下午五点,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摆放中国国旗。(央视记者段德文拍摄)

△从专机上俯瞰意大利。(央视记者李铮拍摄)

△当专机进入意大利领空时,2架意大利空军战机升空护航。

  △下午六点三十分左右,习近平的专机抵达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央视记者段德文拍摄)

△礼兵列队迎接习近平。(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这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十年再次对意大利进行国事访问。

  习主席踏访“永恒之城”

  接下来两天,习主席对意大利的国事访问行程将主要在罗马展开。这也是8年之后他再次造访罗马。

△远眺罗马城。(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罗马被称为“永恒之城”,原本寓意众神和罗马帝国的永恒,最终藉由筑造城市的石头记录下了千年的时光。

  △罗马斗兽场是古罗马时期最大的圆形角斗场,建于公元72年-82年间。198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罗马又被称为“万城之城”,它是西方城市的样板。它把竞技场、凯旋门、广场、教堂、水道这些建筑模式输送到了整个欧洲。

  △古罗马广场。位于罗马七丘帕拉蒂尼山和卡比托利欧山之间,它是古罗马时代的城市中心,这片废墟中包含神庙、政府机构、剧场、教堂、商场等遗迹,罗马城最早的建筑(公元前七世纪左右建造)很多位于此地。(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罗马第一条水道DD阿庇亚水道,修建于公元前312年。当时每天为罗马城供水73000立方米。(央视记者拍摄)

  千年友谊 彼此“中意”

  当地时间3月20日,意大利《晚邮报》发表了习近平的一篇署名文章,题为《东西交往传佳话 中意友谊续新篇》。

  △刊登习主席署名文章的《晚邮报》。《晚邮报》于1876年创立于米兰,是意大利最著名的全国性日报,日发行量超过300万。(央视记者张颖拍摄)

  《晚邮报》是一份与中国有着很深渊源的报纸。

△意大利《晚邮报》女记者法拉奇采访邓小平的资料照片。

  1980年8月21日、23日,意大利女记者奥里亚娜?法拉奇在人民大会堂对邓小平进行专访。她就是通过《晚邮报》把中国改革开放的声音传向了全球各地。

  △《晚邮报》特意刊出了习主席署名文章中提到的几位意大利名人的图片。自上而下分别是:生活在约两千年前的古罗马地理学家庞波尼乌斯?梅拉,威尼斯探险家马可?波罗,意大利中世纪诗人但丁和20世纪意大利小说家阿尔贝托?莫拉维亚。(央视记者张颖拍摄)

  中意两国互相吸引两千多年,互学互鉴绵延至今。习主席在署名文章中提到,“中国一位教授在古稀之年开始翻译但丁的《神曲》,几易其稿,历时18载,在临终病榻上最终完成。”这位教授就是曾获得意大利“一级骑士勋章”的北京大学教授田德望。2000年,他在译完《神曲?天国篇》两个月后与世长辞。

△田德望。(资料照片)

  习主席在署名文章中还提到了两位意大利汉学家白佐良和马西尼。二人相差近四十岁,但志同道合的他们因中国结下友谊。年轻时,他们都曾在中国学习和从事外交工作,后来把对中国不同时期的研究成果汇集成一本《意大利与中国》。

△《意大利与中国》的意大利文版本和2002年问世的中文版本

  白佐良在《意大利与中国》中文译本问世前一年去世。马西尼一直在从事着汉学研究,如今他是意大利罗马大学副校长和罗马孔子学院的外方院长。

  △意大利罗马大学和孔子学院。目前,意大利已开设12所孔子学院和41个孔子课堂,十余年来累计学员近23万人。(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18岁的齐远航就是这23万人中的一个,他是罗马国立住读学校的学生,学习中文5年了。齐远航和学校师生曾给习主席写信,期盼他来意大利访问。最近,他们收到了习主席的回信。

  △3月20号,齐远航和同学们在罗马科隆纳宫举办的读书会上,收到了习主席签名的回信。当天他们还获赠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文版图书,也有习主席亲笔签名。(央视记者孔琳琳拍摄)

  △收到亲笔签名的回信,齐远航和记者分享了他的喜悦。(央视记者孔琳琳采访拍摄)

  △3月19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中国媒体的联合采访。(央视记者李耀洋提供)

  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接受专访时说,“习主席能访问意大利,并将与意大利最高级别的官员会见,这体现了我们两国的稳固关系和互相尊重。”进入新时代,中意两国彼此“中意”,正在续写更加难忘的友谊诗篇。

  此次访意期间,习主席将同马塔雷拉总统、孔特总理举行会谈,会见两院议长。除首都罗马外,习主席还将访问西西里大区首府巴勒莫。《时政新闻眼》将持续为您关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若为天帝,必将秉持公允,为万世开太平!”嗯,通知狩猎团众人,一旦发现武功高绝之士,万万不可犹豫,务必对其进行石火弹的饱和性攻击,切记。

  影响学习、拍戏辛苦?关于童星的谣言可以终结了

  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了解儿童演员行业内幕:大型活动安排在假期,严格保证每天8小时睡眠,“小演员享受成就感”

  “你会放屁吗?”

  古装剧《芈月传》中,小芈月在胳膊吹气,模仿放屁声,萌态可掬,让许多观众一下子就记住了小芈月的饰演者刘楚恬,近期她还在热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扮演了女主角盛明兰的童年时期,演技获赞。不止刘楚恬,从昔日的释小龙、郝邵文到随着《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亲子综艺走红的“星二代”,被大众喜爱的童星从未间断过。

  在童星经纪公司看来,小艺人“天真单纯,有礼貌,相对好管理”;在少儿影视剧导演的眼中,小演员“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有限,但可以解放天性”;对逐利的资本而言,童星经纪是一片市场前景看好的投资产业。童星产业究竟发展如何?新京报记者采访童星经纪人、选角导演、少儿影视剧导演等业内人士,发现实际情况和人们误认为的“童星工作很辛苦、会影响学习、小孩不高兴”等刻板印象截然不同。

  入行 想孩子成童星的家长不少

  曾经亲子综艺的走红,使得萌娃拥有了忠实拥趸,享受着和成人明星一样的鲜花和掌声。加之,现如今社交网络发达,或有才艺或有个性或有颜值的小孩,经过社交媒体的传播发酵,都会获得一大批粉丝。

  戴着爱的滤镜再叠加一颗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很多家长认为自家孩子并不比别家孩子差,也可以当童星,被大众关注喜爱,既锻炼了自身才艺,也增长了见识,甚至同时可以获得可观的经济收益。

  曾在童星经纪公司工作的林放(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了童星经纪公司发掘童星有几个常规方法:一种是公司的童星经纪人在大街上扫街,看到好看的孩子,就跟家长聊,看家长是否有培养孩子成为童星的意愿,“但是一般情况下,这样会被家长当成是骗子,成功率比较低。说实话,现在童星经纪公司里骗子公司比较多。”另一种是公司把与童星相关的节目信息发到有关的微信节目通告群,有意向的家长就会带着自己的孩子主动上门联系。

  此外,林放表示,“有的孩子父母本身有一定的影视业内资源,就会让自己的孩子参加一些节目,或者内推给熟悉的导演和制片人拍戏,这种情况父母本身就是童星的经纪人,既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同时也负责孩子的一切娱乐和商业活动,比如童星张效铭的经纪人就是他的父母。”

  除有业内资源的父母之外,一些想培养孩子唱歌、跳舞等才艺的家长,会主动为孩子报名参加培训机构,进行相关专业学习,“这些机构可能跟一些节目组有合作,就会有推孩子上节目的机会。”

  培养 训练谈吐以显得成熟

  童星经纪人李凯表示,他选择做童星经纪人,是因为看到很多孩子的表演比成人更加精彩和震撼,从而想专业从事培养童星的工作。

  李凯称,他看一个小孩能不能成为童星,除了要关注整体形象气质和唱跳、表演等才艺素质之外,“小孩本身也要很机灵。”

  那么怎样的童星才能被大多数人喜欢?李凯认为,“孩子身上的天真和单纯,不是装出来的,是很自然的,所以大家才会喜欢他,这是成为童星的基础。此外,孩子也要很懂事,不会招人烦,要非常有礼貌,有才艺,表演和唱功等专业实力一定要有。”

  李凯从事童星经纪人这一行已有数年,旗下的小艺人也带了很多年,他会根据每一个小艺人的特点,制定不同的职业发展规划,有的小艺人走拍戏的路子,有的小艺人走唱歌跳舞的路子,“每个小孩的发光点都不一样,要尽量发挥他们的优点。”

  为了提高自己所带童星被导演选中的机会,李凯会根据节目的需求选择契合度高的小艺人,其次还要为旗下的童星编辑完整的资料来打造他的整体形象,提升被选中的几率。

  此外,童星的培训也是必不可少的,李凯称,“童星基础培训都在学校里完成,比如唱歌、跳舞还有一些形体训练。在培训机构完成的则是进一步的台风、谈吐上的针对性训练。”

  当记者问及童星的谈吐需要如何训练时,李凯称,训练谈吐是为了让童星在与人交流的时候稍微显得成熟一些。

  童星被大众喜爱,就是他们的童言无忌、天真烂漫俘获人心,那么当童星被训练成一个言语成熟,像个“小大人”一样说话做事,还能让观众喜欢吗?抑或是这样的训练到底是否对儿童的成长有利呢?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平衡 拍戏“绝不会影响学业”

  当记者问李凯,童星上节目或者拍戏是否与学业产生冲突时,他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绝对不会跟学业产生冲突,一般大型的活动都会安排在假期,如果是在上学期间请假,一定会给孩子提前布置好作业,把作业补完。”

  林放也表示,大部分的影视剧,童星的戏份都不会特别多,“如果暂时没有办法去学校,经纪人会安排他去学习、写作业,所以就会看到很多孩子在片场蹲着写作业。”

  林放称,大部分的童星适应能力比较强,剧组也会给相应的照顾,“如果是年龄特别小的孩子,他的父母可能会跟着去,照顾日常生活。如果是经常拍戏的孩子,父母都比较放心,孩子也能调整自己的状态。”

  如果剧组里孩子多的话,不拍戏的时候就会像一个“幼儿园”,孩子们就会在一起疯,一起玩。

  在少儿类影视剧拍摄的剧组,演员都是小孩,就需要非常严谨的管理制度来保证日常拍摄的正常进行以及小演员的安全。

  “小戏骨”品牌创始人,现在开创“天真派”品牌的导演潘礼平,带领着团队拍摄了一系列“学经典,演经典”的“小戏骨”系列影视剧,有《小戏骨:白蛇传》《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小戏骨:水浒传》等作品。

  上个月在腾讯视频播出的《天真派武林外传》是潘礼平执导的最新电视剧,据介绍,该剧组演员的平均年龄在11-12岁,最小的演员是七八岁,潘礼平表示,剧组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必须保证小演员每天8小时睡眠,如果低于8小时,被发现3次就会撤掉执行导演,“此外我们拍戏的间隙也有很充分的休息时间,现场也有补课老师给他们补课。”

  争议 有压力也有不一样的快乐

  李凯坦言,作为童星经纪人,主要的压力还是来自社会舆论,“很多人认为小孩子过度成熟会让他们失去快乐的童年,但是不同的孩子想要的童年是不一样的,成为童星会让他们接触社会的更多面,此外,童星演一部好戏或者演唱好一首作品,他也能享受到成就感。”

  李凯认为,他接触到的童星,童年都很快乐,“他们工作的时候会很认真,这可以培养孩子的责任感。他们拍完戏,演出结束之后,也会和其他孩子一样,开开心心的,玩得也很疯。”

  此外,李凯觉得跟童星的父母沟通,也是日常工作的压力来源之一,“每个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有些家长的期待值很高,满足不同家庭对孩子的期待,就非常难,需要跟家长沟通得很细致。”但有些家长也会对自己的孩子在拍戏时的要求非常严格,据林放回忆,“有一次拍一部电视剧,有一个场景需要小孩在水里,那场戏很难,拍了好几条都没有过。水里非常冷,当时孩子的爸爸跟着,导演说这场戏的时候,孩子爸爸就很严厉地让孩子一次次地去水里拍,我们都心疼了。”

  当谈到小艺人和普通孩子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李凯的看法是,“可能童星的人生目标会更明确,他们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其他的孩子可能更多上的是听从家长的安排。”

  但是,童星进入演艺圈的开始,往往也跟其家长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例如世界著名童星,被誉为“大众小情人”的秀兰?邓波儿之所以成为童星,就跟她的母亲对明星梦的追求有关。秀兰?邓波儿曾说:“我只过了两年懒惰的婴儿生活,以后就一直在工作了。”

  演员王一楠曾经和吴磊搭档出演喜剧《家有外星人》,当时吴磊还不到10岁,台词和大人一样多,王一楠告诉新京报记者,“他非常聪明,有天分,有时候赶工拍夜戏,睡眠不足,但是他都能完成。” 由此可见,童星既要拍戏,出席活动,上节目,又要完成学校里的功课,压力着实不小。

  童星面临的压力,除了社会舆论认为过早成名可能会失去童年之外,还有就是“小戏骨”系列影视剧作品,因为是小孩演大人的戏,也存在争议。对此,导演潘礼平认为,“喜欢的人非常喜欢,也有人看不惯小孩演大人,争议一直有,都是意料之中的。”

  关于《天真派武林外传》,潘礼平认为剧中小演员的表演,是符合小孩天性的无厘头喜剧,“相比较之前的一些戏,小演员演得更加过瘾,更加享受,因为无厘头、打打闹闹的风格,小演员演起来更加得心应手,效果也更加天然,看上去不违和,是适合少儿的风格。”

  潘礼平认为《天真派武林外传》丰富了喜剧的形态,可以称为是一种“萌喜剧”,“萌喜剧有它自己的逻辑,天然适合小孩做,此外,《武林外传》传递给观众的价值观是笑对人生的心态,有福同享的境界,这也是一件寓教于乐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姜遇来的十分匆忙,十万沙漠中不适宜生存,他在附近毙杀了数只野兽,带足了清水之后再度出发,向着莽莽沙漠赶去。要不是感受到各位长老身上强横的修为气息,这位空有祖师爷形象,而没有祖师爷灵魂的行尸走肉,才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不把这一干众人都吸成人干,像他一样成为薄薄的一层,他哪里会痛快?先不说此之一项的支出如何巨大,单单仅就餐地点一项就足以让人头疼了。

[责任编辑:杨婷婷]